惹春风

第十八章 贪婪兄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云月颜 书名:惹春风

    姚氏被女儿怼得头痛。

    这孩子也不知道像了谁,脑子脑子不够灵光,脾气脾气犟得不行。

    平日里也没见她嘴皮子有多利索,唯独和长辈顶嘴的时候,一张小嘴叭叭的能把人给气死。

    “不过是个小玩意儿,也就是你这样的小姑娘家才会当回事。”

    桓琼道:“两把金斧子足有一斤重,值不少银子呢!若真的只是个小玩意儿,大嫂这几日又为何要拿辉哥儿作伐?”

    姚氏在她额头上戳了一指头:“我就说呢,也没见花氏对你有多好,怎的就这般巴着她?

    为了一个刚认识没几日的堂嫂就与自家亲嫂子作对,你真够可以的!”

    桓琼并不否认,花晓寒送礼物给辉哥儿却不送给苓姐儿,这件事情让她十分解气。

    并非她有多在乎甘氏和辉哥儿,纯粹是看见小许氏吃瘪就觉得高兴。

    但要说她为了这一点高兴就偏向花晓寒,那倒也不至于。

    人与人之间相处,也是讲究眼缘的。

    桓琼也不知自己的眼睛是怎么长的,就是看花晓寒格外顺眼。

    反观萧姵,桓琼惊艳于她的美貌和独特的气质,却又不敢与她靠得太近。

    所以听说母亲厚此薄彼,她忍不住就想替三嫂打抱不平。

    姚氏又叮嘱了女儿好半天。

    “你的两个新嫂子都不是轻易能够得罪的,尤其是弋阳郡主。

    假若你能把她哄好了,根本不愁寻不到好亲事。”

    桓琼小脸有些发热:“娘,二嫂和三嫂都是京中贵女,两人的年纪也差不多大,出阁之前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我喜欢和三嫂来往,但也并不妨碍与二嫂交好啊。

    若是能够同时得到她们两个的喜欢,好亲事还不是任凭咱们挑选?”

    见女儿依旧这么天真,姚氏真是不打算把自己的计划同她说明。

    她拍了拍桓琼的小脸:“琼儿的话很有道理,你二嫂和三嫂的院子不过一墙之隔。她们关系又好,你把果子送去鹔鹴园,其实也就是送去给她们两个一起享用。”

    桓琼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娘,最近天干物燥,每日起床时嗓子都又干又疼。

    若是父亲再寻到好的果子,您也给我留几个。”

    姚氏被她弄得好气又好笑。

    “娘最疼的就是你,啥时候舍得亏待?今晚我还特意吩咐小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几样菜。”

    桓琼笑着挽起她的胳膊:“娘对我最好了。”

    姚氏站起身,母女二人一起去了偏厅。

    用过晚饭,姚氏派身边最得用的丫鬟和仆妇,陪同桓琼一起去了鹔鹴园。

    桓琼很快就与花晓寒熟稔起来。

    但萧姵给她的感觉却和之前差不多,人是比之前熟悉了,却依旧无法真的靠近。

    ※※※※

    眼看着就到了三月底。

    不到十日砸进去几千银子,姚氏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

    她把丫鬟们全都支使出去做事,盘腿坐在宽大的床上,打开了装银票的小匣子。

    清点了一遍又一遍,她的心总算是安定下来。

    到了她这个年纪,什么情情爱爱都是虚的,唯有抓在手里的银子才是最实在的。

    只有她手里的银子够多,就不会落到二十年前的母亲那般境地。

    她正想把小匣子收好,房门突然被人一掌推开了。

    姚氏吓了一大跳,小匣子跌落在床上,银票直接掉了出来,有一张还顺着床边散落在地上。

    桓崧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看清楚地上的银票面额,更是怒不可遏。

    姚氏很快就回复了镇定,慢条斯理地将银票捡起来放回小匣子中。

    “老爷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把妾身吓了一大跳。”

    桓崧指着匣子里的银票道:“你这些银票是打哪儿来的?”

    姚氏抬眼看着他:“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妾身乃是您明媒正娶的妻子,长房的当家主母,手里有些银子怎么了?”

    桓崧冷笑道:“这是把我当傻子呢?公中的银子都在账房,你这些分明是私房银子!”

    姚氏跪坐起来,双目与他平视:“私房银子怎么了?妾身好歹也是郡公府的大夫人,难道就该两手空空?”

    桓崧按了按眉心,语气终于缓和下来。

    “夫人,您得好好说一说大舅兄,贪财也该有个限度,事情也不要做得太绝了。”

    姚氏的眼睛眯了眯,这几个月大哥都没怎么和她联系,莫非他竟得罪到了老爷的头上?

    不可能啊……

    姚家这二十年的好日子,全都得益于她的这桩好亲事。

    大哥就是再贪婪,也不可能贪到老爷头上。

    “老爷,您是不是误会了,妾身记得年前……”

    有些话她真是说不出口。

    大哥虽然没有做官,赚钱的本事可比老爷强多了。

    同样是请人吃饭,大哥的目的是赚钱,老爷却是为了显摆。

    年前大哥从南方采买了一名美貌歌姬,本来是打算用来疏通关系的。

    谁知在酒楼宴客时,那歌姬却被老爷给看上了,死活非得留下。

    大哥并非舍不得把歌姬给他,只是之前那人都已经相中了,怎好出尔反尔?

    就为了这点事情,老爷足足一个月都不肯搭理大哥,回到府里也不给自己好脸色。

    可如今都已经三月底了,他怎的又把旧时给翻了出来?

    桓崧嗤笑道:“爷没那么小心眼,区区一个歌姬而已!”

    “那您这是……”

    “还不就是采买瓜果的事儿!”桓崧将信将疑地看着她:“夫人果真不知?”

    姚氏怒了。

    “老爷,妾身与您做了二十年夫妻,难道还会伙同大哥来骗您的钱么?

    您不也时常说,您的就是妾身的,妾身又没有吃错药,难道还会自己骗自己的钱?”

    桓崧目光闪了闪:“大舅兄都在做些什么生意,你竟不知晓?”

    听说自家亏了钱,姚氏心急如焚。

    她才不管骗钱的人是谁呢,就想赶紧知道原委。

    她催促道:“老爷,您就别扯这些有的没的,赶紧把事情经过详细告知妾身。”

    桓崧往椅子上一坐,这才道:“今日我才知晓,与我们做瓜果生意的那位贾掌柜,原来是大舅兄的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庚子疫青若最强医尊豪门团宠报告陆总,夫人到弃妃有喜:王爷,你别逃爹地太宠妈咪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撩了极品男友之后地球上最后一个仙人豪门小娇妻我的千金小娇妻穿越后我喜当后娘

如果您喜欢,请把《惹春风第十八章 贪婪兄长》,方便以后阅读惹春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惹春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