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灵人偶

第十五章 怀疑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茹大爷 书名:怨灵人偶

    “醒了?”

    韦枷看到杜鹃换好衣物,朴素的白色无花纹连衣裙,手捧着两桶泡面。她手里还拎着个崭新的热水壶,空气中飘着泡面调料特有的芬芳。

    他眼神忽闪地看了眼杜鹃,再看到自己坐着的床。作睡衣的T恤需要更换,不用去摸他也能感到,衣衫湿透紧,贴后背的感觉。

    “没睡好吗?满头大汗?”杜鹃随意问道。

    因着韦枷那声突如其来的大喊,她有些担心韦枷的状态。

    他们现在需要超市这份工作,第一天上班迟到,肯定不会给人好印象。

    “没事,没事……”韦枷喃喃自语,这句话更像是在说服自己。

    昨晚的经历,只是一场梦?

    那场梦给他的体验,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到他对杜鹃提起了警惕。他有所顾虑,担忧杜鹃会像梦中的那样,娇艳的脸庞只是一层浅浅的人皮。

    这是一个荒唐而怪诞的想法,一个活生生的人,如何能非一夕半载地像是皮肤一样,戴着一张真实的人皮面1具。可韦枷就是深信着那个梦中的女人,不是他凭空幻想出来的,所以,现在他暂时还不能信任杜鹃。

    杜鹃将手中冒着热气的泡面放下,走过来伸手想探韦枷的额头。

    不会是发烧了吧?

    韦枷却好像烫伤似的,直接躲开了杜鹃的手。

    “你到底怎么了?”

    杜鹃深深地不解,同时还带着不满看着韦枷。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韦枷半真半假地说道,他仔细注意杜鹃的神色,似乎想要从杜鹃面色如常的脸上,看出些许不同之处。

    这只是一个梦,只是一个比较真实的噩梦。

    他努力说实自己,将那个过分真实的噩梦,与现在这个没有异常的女友呆在身旁的现实,划开一道明显的界线。

    “做噩梦了?你不是常讲自己胆大吗?怎么这次被一个梦吓到了?”

    杜鹃却松了一口气,在她看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噩梦。这对韦枷的身体不会产生危害,也不影响他们今天去上班。

    所以,她调侃着打趣有些狼狈地腰杆挺得笔直,直挺挺在床上呆坐着的韦枷。

    平常,韦枷指不定要斥责不守“妇道”的杜鹃几句,再治她个“以下犯上”的罪名,夜晚时分再跟她翻旧账。但是,他现在的心思,根本拐不到这件事。

    他止不住在想,她的脸是真的吗?她真的没有在骗我?

    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会不会只是她想给我看见的,而不是她真实的容貌?

    趁着杜鹃转身的时候,韦枷突然开口道:“等下,别动!”

    “嗯?”

    杜鹃虽然疑惑,但是还是听了韦枷的话,保持着背对韦枷的动作没有动。

    韦枷趁机伸手摸向了杜鹃那纤细而嫩白的修长脖子,入手的触感仿佛是天鹅绒,有着人类特有的温度与皮肤细腻感。

    “呀!”杜鹃吓得坐起来,然后回身白了他一眼道:“待会要上班呢!”

    韦枷另一只手拈着床铺上拣的杜鹃的长发道:“沾了根头发。”

    “怎么也不说一声,哼,吓到我了,你个坏蛋!”

    韦枷只顾着傻笑,其实他在掩饰自己的庆幸。

    看来昨天所做的仅仅是一个梦,只是它带给自己的印象过于深刻,所以才会不由自主地把现实与梦境搞混。

    刚才他已经确认过,杜鹃的脖子上,并没有昨夜梦中手触的那个女人的脖子处皮肤的不协调感。

    莫名他又打了个寒颤,因为他又想起那张没有皮肤覆盖的、裸露的脸。

    弗洛伊德曾说过,梦是人的潜意识的反映。

    他猜,自己潜意识里,过于在意杜鹃的离开。某一天,自己又变回那个孑然一身的单身大龄男青年,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而且,昨晚夜里的老婆婆咳嗽声,也是自己做的梦的另一影响要素。

    “话说,我们昨天夜里,是不是醒来了一遍?”

    “昨晚的风声有点奇怪,然后你半夜起床打死了只老鼠。”杜鹃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明明是他起床亲手打死的老鼠,一觉醒来却反问自己。

    韦枷把身上盖着的薄被掀开,边走边说:“哈哈,我昨晚梦见那只老鼠在梦里跳芭蕾舞,真够荒唐的。”

    他状似不在意地打哈哈,分散着杜鹃的注意力。

    说着,他给自己找了身干净的衣服,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再迅速地套上干净衣裤,并在三分钟之内,洗脸刷牙,穿好鞋子。他这种长度的头发,再乱也不会乱到哪里去。

    他没有忘记自己跟那个商场经理,约好今天和杜鹃一起去上班。

    做完这些,两人快速用完,泡好的两桶面,杜鹃也没有顾及什么淑女形象,直接将面条卷起一大团,在泡面桶的盖子上晾到微凉,然后一大口吃进嘴里;韦枷仍是大大咧咧地埋头鲸吸,好像完全感不到烫嘴。

    时间正值早晨六点,那个经理跟他们讲,商场开门的时间是六点五十分。得亏到商场那条公交线不用转车,直接就到坐到商场,否则,以他们所住的这个旧城区,光走到最近的公交站点,就得耽误不少时间。

    韦枷顺手把装着这些天积累垃圾的垃圾袋捎上,在给垃圾袋封口的时候,他往垃圾袋内瞄了一眼。

    垃圾袋里,有空泡面桶、纸巾、用过的旧报纸,都是他们两人这些天制造的垃圾。每一样垃圾,他都能大致回想起,它们的制造过程。可是,垃圾袋里,唯独少了一样东西。

    韦枷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郁,他隐晦地看了旁边的杜鹃一眼。接着,不动声色地封好垃圾袋的口子,跟着杜鹃走出出租房。

    只有他自己知道,昨晚他用拖鞋打死的那只眼冒红光的老鼠尸体,没有在垃圾袋里,旁边的地面也没有老鼠的血迹。杜鹃已经亲口承认,昨天晚上夜里,他确实起了一次夜,听到了诡异的咳嗽。这样说来,他用拖鞋打死老鼠,并把它的尸体扔进垃圾袋的事,的确有发生过。

    可现在这只老鼠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这难道不能说明什么?

    这间屋子里,有鬼!

    那只老鼠可是被他踩得肠子都出来了,他以前也打死过老鼠,像这种情况,隔天地面上应该会有,凝结的、暗红色的血垢,一些残存的干枯的黏在地面上的碎肉。

    而现在地面上,没有老鼠的血渍,垃圾袋里没有老鼠的尸体。

    这使韦枷不得不相信,可能真是存在一个,与正常人类世界区别的迥乎不同的世界。换而言之,他有点相信怪力乱神的事,他回忆起小时候,乡下爷爷奶奶,还有那个他不愿启齿的亲生母亲的故事。他觉得这些传说故事,好像不都是空穴来风。

    这栋楼……

    他们已经走到了老楼外面的街道,韦枷不由自主地转身看着这栋老宅子。

    它也许埋葬着一些可怕的、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他们这些入住的租客,像是落入蛛网的虫子,一层层的蛛丝会将他们包裹;致命的毒液会麻痹他们的神精,一点点将他们的精神腐蚀成水,留下一具徒具其形的空壳肉体。

    他又想起了在莫德里市流传甚广的主播探灵,被吓到进入精神病院的怪谈传闻。

    方德淑这个女人,现在同样带给他一种不详的预感。她似乎分外警惕,别人讲她的房子闹鬼。

    有句俗话,越在缺少什么,就越是在乎什么。同理,直击到弱点,才会去反击。她的表现现在看来,就有点欲盖弥彰的成分。

    韦枷的直觉告诉他,这栋房子似乎大有文章,那个房东方德淑,也有着自己的秘密。

    “我们走快点吧,要迟到啦!”

    杜鹃拽着他的手臂,小跑着向前。

    她的脸色一点都不见异常,正如往昔在校园里见过的她。在两人确定情侣关系后,她的眼里经常闪现的都是自己的面容。

    韦枷也满足于这一点,乐见其成地看着杜鹃的眼底,全是自己的影子。

    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段时间。

    不是说杜鹃的玲珑有致的身段,让他失去了兴致。而是他有些害怕,他觉得在某一个时刻,杜鹃会像梦中所见的那样。比如在他们欢好的时候,蓦然掀下脸上的皮。

    幽幽地用那张无皮的脸,看着他问道:“我美吗?”

    韦枷抖了下肩膀,加快脚步顺着杜鹃牵着他的力度走。

    楼内,韦枷和杜鹃起床的动静,吵醒了旁边的邻居。

    龙山程没有休息好,眼底近黝黑的熊猫眼,完美地揭示了他满腔的怒火。

    这对狗男女,天天在那吵吵吵,吵得老子头都快爆炸。

    他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镇威士忌,拧开瓶盖之后,囫囵咽进冰凉的酒液。

    酒精入肚带来的暖意后,便是烧灼的不适。

    他苦大仇深的脸,也皱起了一个川字眉。

    他无力地靠坐在白天依然盖得严实的客厅,与他为伴的是一幅幅足够异类的“鬼图”。

    这些画还是老样子,全部用画布遮得严实,想要看见它们的真容,就必须用力拽下那层画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通灵古街茅山天师我不是侦探别找我和女上司荒岛求生的日子放逐之歌不曾热爱怨灵人偶全球探秘蛇王追妻:爱妃,你好甜!尸王凶猛:妖妻,亲一口冥王逼嫁:老婆休想逃夜夜来敲门:妖孽男友晚上约惊奇典当铺

如果您喜欢,请把《怨灵人偶第十五章 怀疑》,方便以后阅读怨灵人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怨灵人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